特寫:逢時書室

任性的青春,營造浪漫的書店文化空間

書店經營哲學多多,對我來說,最重要是它有辦法擴闊我的閱讀領域,這間書店會透過instagram發表一兩句文學作品的節錄,有人總會因書中一兩句有意思的話而提起閱讀興趣。

六月初連日暴雨令它水浸,被迫停業處理積水,後來,書店再一次停業以整頓店務,我不時看它的facebook,某天看見書店「交吉」的照片,剩下空白的四面牆壁,為之震驚!再看文字的深入描述,原來為洗地毯,下次再給我看見這類照片,我只會當它去了旅遊散心。過幾天,我突然看見讀書音樂會的post,請來brand隊為一本懸疑經典演繹,書店開業於2014年底,與校園內另一間老成持重的書店相比,多了青春的笑容、藝術家的任性,不只賣書,更要營造浪漫的文化空間。

六月開始放暑假,門市氣氛沒有甚麼好緊張,一眾成員有較多時間處理內部事務,如收拾書倉和籌備項目,一個星期四的晚上,我在大學做完事,到書室找書,抵達時,書店準備召開內部會議,我來到當然無任歡迎,它的晚上真是沒完沒了啊!店內坐椅不多,在有限的空間放了一張單人梳化,背向門口,形成閱讀閣,讓讀者安心閱讀,享受陽光充沛的閱讀空間,書店正想鼓勵慢讀的風氣,如有甚麼閱讀心得,轉個臉便可與店員交流、討論,這是需要勇氣的。

木書架是主要陳設,有著學術性的古味,鼓勵我對陌生的書瘠要多多尊敬;對熟悉的,我不必過急拿起它,反而要給自己耐性,接觸陌生的書。書的擺放方式務求增加讀者與陌生書籍的相緣,書架的分類有根據類型、國籍、主題,有奇怪的類別(禁忌的愛、扣動你心弦的書、範式轉移)不一定為了增加某些書的顯注性或其他商業考慮,不一定有效幫助讀者迅速找出個人喜好,拼貼卻能為書帶來偶然的人緣。

想到書店在新界大學校園內,對繁忙的都市閱讀人實在山長水遠,不過,有人總會為參與活動而來,就以《東方快車謀殺案》的讀書音樂會為例,一張海報成功地提起我對這書的興趣,不去令我有點心煩意亂,這書的作者是著名英國推理小說家阿嘉莎.克里斯蒂(Agatha Christie),作品寫於1916年,於1974年被改編成電影,取得第三座奧斯卡獎杯,音樂會是我偶遇這書的橋樑,這種感覺很難表白……

現時書店的主要負責人梓明(書店的大腦)正在日本攻讀碩士課程,兩年後畢業才回來,他非常關心店務,經常透過視像會議跟「各部門」了解最新動向,可見組織力之嚴謹。書店有向外擴充之意,接觸大眾市場是書店的期望,現時,他們積極構思活動和進行校外宣傳,推廣閱讀文化。

我欲引用其中句「逢時語錄」給書店成員和大家,還記得魯迅的《故鄉》嗎?「其實地上本沒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」

timing bookshop

Advertisements

One thought on “特寫:逢時書室

  1. Pingback: 第49期 2015年7月 | 特寫 Only Write 文藝月刊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