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燭燈火(訪問):香港郵意明信片主題咖啡廳

編採:Ken (燈火創作組的主編) https://zh-hk.facebook.com/groupofcomposers

受訪:香港郵意明信片主題咖啡廳 https://zh-tw.facebook.com/Postcollection.hk


<特寫>今期專訪:我們兩位編輯在這「香港郵意」第一次見面,在訪問進行前,互相了解學術背景,環境相當寬容,沒有限制我們的話題。

沒有店員,兩位老闆比我們年輕,一個負責廚房,一個負責水吧,間中有義工幫手傳菜。佈局親切,有時我站著看,似半個課室,老闆顧著工作,讓大家自由活動,我彷彿認識大家,更以為是同學。不少「同學」在寫明信片、看書、欣賞陳列品,而不是吃喝。

坐下來,不必立即點東西,先做完正經事也不遲,老闆正在理想中沉醉,不會看見的,也懶理。餐廳享受著自由的浪漫,忘記了這是大家共同營造出來自由的氣氛。沒有人客等位,大家慢慢吃,新客找不到座位便即離開,老闆看不見的。

小露台有兩張二人枱,當天,早已被兩對情侶坐了,他們一定對這裏不陌生,一定是經驗教他們愈早來到便愈能自由選擇座位,餐廳一開門,已幾乎滿座。

如果是餓著肚子來到,記得主動走到水吧告訴老闆想吃甚麼甚麼,他可能一時聽不見,再說便可以了。

小店靠共營,食客做義工

走上幾層樓梯,來到香港郵意門外等老闆開舖。編者來到時,已經有不少熟客站在梯間聚集等候。編者很好奇:到底是什麼原因令他們肯花時間耐心等候呢?

老闆兩三年前通過網上Postcrossing開始與世界各地的人交流名信片,之後他和一班做設計的朋友決定設計一系列有特色的香港名信片。原意是要開設名信片零售專賣店,但老闆自己亦笑言可行性不大:「淨賣名信片嘅鋪頭,一定蝕,蝕幾個月就玩完啦!」所以老闆想到最簡單就是把名信片與咖啡店結合,平衡收益同時推廣Postcrossing。香港郵意開業至今只有兩位老闆,除了靠一式「自己碗碟自己洗」之外,平日就是靠一班「義工」幫手。

訪問期間,幾名年輕人在櫃枱落單傳菜,起初編者還以為只是臨時工/兼職,後來老闆告訴編者,他們都是這裡的食客!「其實我哋而家做緊嘅嘢,可能你會覺得我哋有風格啦。我想建構嘅咖啡店係一個叫「共營」嘅理念。即喺話,其實間咖啡店唔只係我有份,啲客人都有份。比如佢哋相熟咗會喺度幫下手啊,或許其他客人嚟得多又會喺世界各地買啲手信。成件事就好似大家都有份,咁咪開心好多囉!」

後生女聚腳地

香港人連打電話也嫌不夠快捷,名信片就更難免給人刻板而old-school的感覺。但環觀店舖,顧客卻主要都是年輕人。於是編者問老闆:客人主要都是後生仔?「後生女多啲,(編:因為男仔唔鍾意寫字?)都唔係。我諗因為名信片同手寫呢樣嘢比較emotion啲,女孩子會比較容易touch到佢地。」

義工心聲

編者同場訪問了一位在店內幫忙的女中學生。

「來了香港郵意一個多月,之前沒有玩過Postcrossing,因為香港郵意才知道Postcrossing。香港郵意感覺好溫馨好warm,成日都會喺度打躉,上嚟呢度會覺得人同人之間人情味好重。」

** 由於篇幅所限,只能節錄精華,訪問全文載於《燈火》月刊facebook。

香港郵意

Advertisements

One thought on “筆燭燈火(訪問):香港郵意明信片主題咖啡廳

  1. Pingback: 第48期 2015年6月 | 特寫 Only Write 文藝月刊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