採訪3-藝漁情

30/10/2014: 香港仔坊會 「藝。漁情」

一種魚, 默默為大地奉獻

去年十月我們在「漁音.勁爆」專欄透過把獨立音樂漁民之聲昂揚呼出,他們背負著十三億人的渴望!有一種魚叫大地魚,一直默默地為十三億人奉獻,今年七月香港仔坊會尚融坊舉辦的「流金頌-跨齡社區」之「藝.漁.情」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以大地魚粉小瓶砌成的裝置藝術,體味隱而不揚的情感和生命沉澱的世界。

大地魚是海魚下欄貨,可能我對扁身貌醜的魚有偏見,我從來不敢吃,原來有些漁民都不吃,卻在華南飲食文化舉足輕重,真是一鳴驚人!牠的名氣所在,不像大龍蝦或大龍躉的價值千金,而是一種鹹鮮的香氣,原隻灑乾用以熬湯,或拆肉烘香磨成「漁民雞粉」作調味,漁民煮粥炆瓜都喜歡用牠來調味,而我們不少日常的大飽口福,都有大地魚幸福之味。大地魚對人的恩情,是幽默的,間接給我們口福,牠的文化價值遠遠超出「海鮮價」的交易,牠是水上人間最美好的象徵。

要研究漁民的生活,鹹水歌是不可缺少的元素,馬智恆導演在這方面下了不少功夫,親自攜帶拍攝器材到大澳、塔門和香港仔等地方考察和採訪漁民。據了解,歌詞出現不少魚名、地名和用具,而部分需要翻查《新安縣誌》,歌詞還有漁民工作和出海情況的動詞和形容詞,言簡意賅,可能整首歌就是一次出海記錄。部分歌詞用字較精確和意象優美,疑是近代文人之作,再代代相傳下來。形式可以是個人清唱或多人對唱,天籟是伴奏音樂。在「漁歌」放映座談會中,我認識到遷居陸地轉業謀生的何細妹,是僅餘的鹹水歌者,現在從事海上清道夫,為口奔馳的生活也令她忘記了不少鹹水歌的唱法。

writeup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