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期 2012年9月

(特寫月刊 第14期 2012年9月)

罪與罰(五b)

作者: 綠色小歇.鳳凰遊
 
(節錄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我勸母親在必要的時候動用儲蓄救父親一命,可是,母親說,大廈進行外牆翻新工程時,我們需付三多萬元,工程只是替大廈外牆重新髹油及更換水渠,總金額卻要五千多萬元,真是飛來橫禍,我們不得不申請貸款,於是,我們無緣無故欠上一筆債,妹妹即將讀大學……

  「個死佬,看他何時橫屍街頭!」母親浮腫的眼袋裏盡是流不出的眼淚,一次又一次的絕望是一塊橡皮擦,再厚的紙張也會被它擦爛。

  大門掛著的月曆,每一天不是寫上了一至兩個時間,就是金額,時間是她的診病紀錄和工作時間,金額是出糧金額和父親借去的數以千計的金額,差不多天天都有時間,其次是借出的金額,出糧金額就只得一個,是她早上派發免費報章和工場零散工的薪水,本來還有父親和我兄弟二人的一份薪水,卻是偶然才有一兩次~~對上一次是兩個月前的事,而我是半年前,弟弟大學畢業至今一次也沒有,但我是最沒有資格罵他。母親的薪水,是一塊連流浪狗也覺得珍貴而不忍心吃掉的肉,迫於無奈把它切成數小塊,煲成五碗粥,只夠每人吃一碗,我們吃完後,爸媽仍未吃,我只是想伸出手拿水杯,弟妹以為我搶食,即緊緊盯著那碗粥,我的弟妹啊,不愧是我的好弟妹,腸胃的構造相同,頭腦的構造相同,都是因為大家來自相同的睪丸和子宮,所以,口味和慾望皆相同。

  「個死卜街,看他何時橫屍街頭!」隨即,淚水蠢蠢欲動,有一發不可收拾之意,我閉緊眼睛,強迫淚水回流。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訂閱印刷版 : 電郵至onlywritehk@gmail.com (留下郵寄地址, 聯絡人及訂閱期數, 將有專責同事跟進)
Advertisements